您当前位置:水产致富首页 >> 水产新闻 >> 正文

谁扼住了中国南美白对虾行业的咽喉

2015年07月06日   水产致富网   来源:中国渔业报   浏览:1632次

  有部电影叫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字面意思和“一个都跑不掉”看似相近,但表达的情感却大相径庭。一个是正能量,一个是负能量。前者是对美好事物的分享,后者是对恶果的承担。

  如今的对虾行业就属于后者。因为从业者缺乏担当,导致对虾养殖如履薄冰。养殖户一旦亏损,都会通过产业链一环一环地反向反馈回来,让每个环节都有苦果可尝。饲料销量减少、种苗需求减少、渔需物品需求减少等等。一个行业止步不前甚至缩水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。

  因此,只有各个环节都需秉持“为养殖户增加效益”这一宗旨,并且能说到做到,中国南美白对虾养殖业的崛起才能看到曙光。

  编者按:

  当混乱的链条足够长,长到无法看清两端时,处于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。用这句话形容现在的中国南美白对虾行业再恰好不过。一个行业要想健康发展,需要行业中的每位从业者将之作为一份事业来对待,而不仅是养家糊口。

  记者在一系列采访中体会最深的就是“推诿”。养殖户指责种苗代理、种苗代理指责育苗企业、育苗企业指责进口亲虾、亲虾企业指责养殖技术、指责渔药商,就是不反思自己这道环节有没有出纰漏。一片迷雾中,大家都找不到出口在哪儿,索性就把责任的皮球踢来踢去。到底是谁扼住了白对虾行业的咽喉?目前看来,“凶手”不是“某个”,而是“群体”。

  实际上,对于白对虾行业的影响因素,可分为可控和不可控两类。不可控因素主要是气候以及日益加剧的环境污染;可控因素则包括亲虾的进口把控、种苗培育过程中的滥用抗生素、种苗销售的暗箱操作、伪劣鱼药的泛滥以及技术应用的落后等。

  【断链第一环】

  亲虾引进环节把控疏松

  “不排除美国把质量稍差的亲虾卖给中国”

  “今年SIS不好养,生长速度比去年慢太多”,这样的声音在今年一直持续不断,记者了解到不少SIS虾苗养殖不如意 的案例。钦州犀牛脚镇的养殖户林老板有30多口虾塘,今年4月在本地某知名苗场拿的SIS一代苗,到目前已养殖70来天,但虾最大却只有130多头/斤,而往年正常情况下一般都有50-60头/斤了,生长速度较往年下降一半以上。周边几百亩的虾塘也有类似情况。他们也向苗场反映了这种情况,苗场的技术人员看过后,也找不到原因。面对这种情况,林老板他们也无能为力,排塘的话损失惨重,不排的话只能这样耗下去。

  钦州银海虾苗场苏老板针对上述问题向记者解释:“我猜测可能跟SIS进口到中国的亲虾质量下降有关:今年SIS出口到印度的亲虾价格是65美元/对,但出口到中国的才55美元/对,不排除他们把质量稍差的亲虾卖给中国。我们只是做虾苗的,幼虾还是得从几个进口亲虾的苗企拿。2015年海关记录在案的进口亲虾数据是4万对,而苗企宣传却有10几万对,缺口中的数量从哪儿来?不言而喻。除此之外,某些人用国内养大的亲虾,拉出境办个手续再拉回来就又算进口亲虾了。这种情况从2011年就出现了,但到现在还没得到解决。”

  谏言:需从国家层面考虑解决亲虾问题

  中国从1998年开始引进南美白对虾,2001年开始批量养殖。但一直到现在,亲虾都依赖于进口。因为白对虾的选种育种技术已被国外垄断,优质种只在SIS、OI、科那湾三家公司手里。

  中国现在虽然也在建立对虾体系,研究出黄海1号、2号,但是苗种性状表现平平,收效甚微,亲虾问题得不到解决,做什么都是事倍功半。所以,可以学习泰国、印度从国家层面出发,直接由政府层面保证引进的亲虾质量,必要时还能寻求技术援助。目前起步比中国更晚的印度,其对虾养殖业如火如荼,大有赶超中国之势,就是因为在国家层面保证了优质的种源。另外,国家的重视可以促进产业规范化。所以,这些年中国、越南药害问题频发,但是泰国、印度相对良性。

  【断链第二环】

  合作场成业内隐患

  不少品牌企业被合作场砸了牌子

  一个品牌,两套标准,这是品牌苗企合作场出现的最大问题。小苗场出现大大小小问题是符合正常逻辑的,毕竟投入小,硬软件都跟不上。但合作场在设施、技术都具备的情况下还出一些问题苗就有悖业界期望。

  钦州种苗中介陈老板向记者透露:“品牌苗企虽然做一代苗,但不敢保证合作场也只做一代苗,山高皇帝远,根本监控不了。比如在钦州这儿有几家海南品牌苗企的合作场,现在大家都不怎么去那儿拿苗了,和本厂的质量差距不小。像以前正大卜峰的苗多好,供不应求。为了满足市场,卜峰就联合地方新开了不少合作场。现在呢?被这些合作场砸了牌子,口碑越来越差。只要和品牌苗企搭上关系都出好苗吗?不见得!”

  “以前中介奔着折扣去,哪家折扣大去哪家,得到报应后现在很少这样搞了,但他们又出问题了。养殖户一拿到差苗,还是只骂我们中介,可我们手里的苗大多都是从这些合作场出来的。”陈老板一脸郁闷地向记者吐露道。

  谏言: 公开育苗操作流程

  无论是本场还是合作场,应将育苗车间的员工操作视频公开,仓库公开,育苗场公开,就如海壹虾苗。海壹虾苗培育要求标准是高于任何一个企业的,但怎么让外界信服呢?尤其是诸多合作场搅乱市场的情况下,公开育苗操作流程就成为了最好的回击方式。既维护了品牌,也让市场上的质疑声不攻自破。同时,品牌苗企应多设立直销店来取代合作场,这也是未来趋势。

  【断链第三环】

  育苗过程过多使用化学手段

  小苗场一般采用高温育苗和抗生素育苗

  亲虾质量固然重要,但虾苗的培育也不容忽视。目前品牌苗企都是采用的活菌育苗技术,这也是未来的趋势,活菌育苗对水质的处理要求非常高。但是用生物、物理的手段培育虾苗成本非常之高,小苗场承受不起只能高温育苗和抗生素育苗。为了让水质达到无菌条件,只需要投入抗生素即可,快捷简便,但是药残问题如何处理?高温育苗虽让虾苗变态加快,但会导致虾苗亚健康生长。这样培育出来的苗一经流通,都会给虾农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  就算用抗生素育苗,也会遇到假药问题,这更是让育苗这一薄弱环节“雪上加霜”。钦州银海虾苗场苏老板向记者抱怨道:“目前鱼药中的假药泛滥成灾。我检验过各种药物,特别是新出来的一些药物和消毒剂,假的很多,前几天我刚拿了四个品种的复合盐去做实验,有三个都像石头一样一点作用都没有,就一个冒点气泡。一桶活菌稀释成三桶卖更是常有的事。很多药厂我都去看过,随便什么药物,打个标签都拿出去卖,谁都知道虾药监管方面是最差的,保守估计50%是假的。”

  对此,记者专门咨询了渔愉鱼水产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悦悦。李悦悦作出了以下解释:“通常人们所说的‘渔药’分为国家标准(药品)和企业标准(非药品)产品。个人认为其中假药占5-6成,主要集中在渔药小作坊制造的‘非药品’上。现在很多小工厂钻空子,披着专造‘生物试剂’(非药品)的外衣来生产国家标准(药品)。”谈到为什么现在鱼药小作坊泛滥,李悦悦分析出如下3个原因:①门槛低,市场混乱,小厂大多赊销为主,模仿复制产品,为了追求利益,使用低价原辅料。②养殖户对辨别产品好坏真假知识有限,选择产品时不懂如何辨别。③非药品产品,监管部门不够明确。

  谏言:育苗要以技术为本,走专业化之路

  目前,种虾幼体生产技术粗放,90%以上的种苗公司缺乏独立的,并具备严格的生物防控体系的种虾幼体生产场,以及专业的种虾团队。

  应从专业的角度出发,建立独立的种苗技术研究机构;独立的并具严格生物防控的种虾及幼体生产场和专业的团队;具备良好的水处理系统的育苗生产场;专业的饵料生物生产、研究及团队;独立的专业检测机构及团队;规范的养殖验证基地。

  【断链第四环】

  水产科研:理论滞后于实践

  水产科研人员浮躁,缺乏分享精神

  “说极端一点,现在水产研究院理论严重滞后于实践,现在的很多养殖成果比如‘鱼虾混养’都是养殖户自己搞出来的,我们只不过去打了个总结,形成资料,然后就开始争这是谁谁谁的成果,我已经见过很多起业内专家争‘鱼虾混养’成果了。”徐代林(化名)向记者爆料。

  徐代林就职于一家省级水产研究院,主要从事南美白对虾的研究。徐代林还向记者反映:“我在水产研究院已经干了十几年,存在的问题大家也都有目共睹,主要表现在两方面:一是水产科研人员浮躁,缺乏分享精神,二是借国家项目谋私。”

  徐代林曾在美国学习过两年,对国外乐于分享的科研精神印象很深。“只要取得专利后,国外的水产科研机构很乐意分享出自己的研究成果。在这样良好的氛围下,使得高校、水产科研机构与种苗公司形成良好互动,在他们之间随时流通的都是最新的科研成果信息。而我们国内呢?一有成果就藏着掖着,马上急着变现,很浮躁。只要大家都有分享精神,我不相信这个行业搞不好。”徐代林感慨道。

  谏言:正本清源,监管措施急需落地

  不仅水产科研机构,现在国内的大部分科研机构都需要深刻认识到这一点。由于长期忽视本身职能,从而使得研究人员的工作越来越模棱两可,大家都像企业员工一样深耕市场广淘金。目前行业不缺政策,缺的是执行,所以急需加快监管措施的落地。

  【不可控的一环】

  环境污染成最大拦路虎

  “现在的海水需要经过9重水处理才能保证水质达到无菌条件”

  谈到近几年白对虾难养的原因,记者在前文采访过的中介陈老板、苗场苏老板、海壹种苗李经理、养殖户林老板都首先提到了气候、环境污染。

  “以前的天气变化也快,而且台风更大,我们都没这么怕过,现在下点雨,我们就怕得不得了,因为说不定下的就是酸雨”,陈老板说道。在对苗场苏老板的采访中,苏老板提到了严峻的环境问题:“今年我总感觉气候反常,清明投苗的时候一直不下雨,海边50公里以内全是赤潮。到了5、6月气温一升高,藻类全部死掉然后整个海区都发臭,钦州港一浪一浪的全是死鱼。”

  海壹种苗李经理也反映了污染问题,尤其是水质。他说:“由于海水污染越来越严重。海壹种苗对水处理环节投入也越来越大,需要经过9重的水处理才能保证水质的无菌条件。”

  养殖户林老板拥有钦州最大的养虾场,他于1998年自己围海建堤,造了35口塘,共达700亩。“自从2009年开始越来越难养,海水污染得太严重,以前我700亩全拿来养虾,现在只养了300多亩,其余的全拿来处理海水,一口塘接一口塘的沉积、过滤。钦州湾的海水起码要流过10几口塘才能汇入虾池。”

标签: